创业10年,张一鸣成长的2个基本方法论

创业10年,张一鸣的两个核心方法论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牛刀财经”(ID:niudaocaijing),作者:方文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创业10年,张一鸣成长的2个基本方法论

张一鸣被过度神化了,其励志的成分,要远远大于管理经验上的学习。

字节和抖音两款产品连续成功,以及不经意间流传出的轶事,让外人对张一鸣这个坐拥庞大算法帝国的掌舵者,感觉到其自身也如算法般高深。

实际上,张一鸣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都算不上是创业者中的“上等”,没有顶级的学历、资历和人脉加持,在企业成长和融资的过程中,甚至都处于“不被待见”的角色。

奇妙的是,就是这样的一个凡人,张一鸣是如何用十年的时间,蜕变成为顶级的那一个?用大厂喜欢的话术来说,他又有什么方法论?这是最值得研究和探讨的。

被“以貌取人”

海纳亚洲的王琼第一次见到张一鸣时心里还犯嘀咕,为什么酷讯技术委员会主席这么重要的职位,竟然交给了面前这个小男生?

当时的张一鸣,才25岁。

更让其想不到的是,三年后,她竟然陪着张一鸣找遍了投资人,甚至有头有脸的机构挨个刷脸拜见,今日头条那时候真的很急需要钱。

多年后,也正是这个case,让海纳亚洲回报千亿。

被“以貌取人”,这是张一鸣在早期融资过程中碰到的难题。

当此后王琼将今日头条推荐给师弟朱啸虎时,结果朱啸虎一眼认定,这个看上去“蔫不拉几”的创始人,不是自己的菜。

那个时候的张一鸣太普通了,刚去酷讯面试时,据当时的酷讯创始人之一吴世春回忆,张一鸣还略有些结巴。

除了早已熟知的王琼懂得张一鸣有技术,没有人相信他,更重要的是,大家都觉得他那张娃娃脸看起来不太靠得住,甚至有人暗示,张一鸣的气场不像能干成大事的企业家。

不过,当时的张一鸣越是普通,其“修炼”的方法论越有借鉴意义。

B轮的融资让张一鸣印象深刻。

一是今日头条在用户100万的时候就上线了广告系统开始商业化,根本原因其实是没钱,不过因祸得福,头条很早就开始有造血的能力,也让字节成为了中国互联网中敢烧钱,也能挣钱的企业;

二是当时张一鸣为了融资到处讲产品,自己曾经一度失声,换来的结果却不尽人意。

张一鸣的外貌和性格,固然导致了因为创始人,公司不被看好,同时看不懂头条的也大有人在。

今日头条早期融资中,接触了大量的一线机构,但都被拒之门外。就像是泡泡玛特港交所上市后市值超千亿,却因投资机构中没有一线风投被称为一线机构的集体miss,今日头条又何尝不是。

时任红杉中国副总裁的曹毅已经将今日头条这个案子推到了投委会,但沈南鹏最终觉得头条最多不过是下一个网易新闻、搜狐新闻,天花板有点低,况且后两者的用户已经高达2亿了,否掉了。

投资今日头条的都是哪一批人?今日头条天使投资人刘峻当时还在360,因为曾经想过做张一鸣同样的事情没成,惺惺相惜投了天使轮。可惜的是此后其促成了360对头条的投资,却因为周鸿祎看不懂没再跟进,并在C轮时将股份让给了新浪的曹国伟。

另外一个天使投资人是老外黄共宇,他刚把自己的公司卖给了Twitter手里有一把大笔钱,来北京旅游时拜访了今日头条,发现张一鸣在做的事儿跟美国的一家公司很像,趁着手里有钱就投了点。

三次创业失败

实际上,去除字节的光环,即使是现在张一鸣重新去融资,也不一定对投资人的胃口。更何况,十年前张一鸣的思维和逻辑能力远不如现在。

张一鸣和曾经的老板王兴有一点像。

王兴经历了校内、饭否的创业失败,如果不是美团的成功,当时就是连续失败创业者;张一鸣曾经给王兴打过工,在大学毕业创业失败,以及此后的参与酷讯、饭否,和独立创业的九九房,也算的上是一个连续失败的创业者。

只不过,王兴混得了“懂社交”的名头,而张一鸣除了技术的积累啥也没有。

大学期间,张一鸣并非是个只会看书的呆子,学软件工程的张一鸣接了很多外包,一个月能赚2-3000块,这对上学的他来说是一笔巨款。当然,此后的张一鸣劝年轻人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兼职上。

大学毕业后,张一鸣和两个同学组了一个团队开始创业,为企业开发IAM协同办公系统。

很快,失败了。

当张一鸣看到酷讯网在做搜索引擎时,觉得这家公司不错,还特意展示给了同学梁汝波看,结果第二周就换了工作去了那里。

毕业后的4年时间里,张一鸣全然没有显示出如今的“机器范儿”,全然不知延迟满足为何物,定力和耐力非常差,在“心里不爽就跳槽”这件事上,完全不输当前的很多00后。创业、找工作、屡屡跳槽,按照现在字节的招人标准,此时张一鸣这样的人,一定是要在筛选简历的阶段就pass掉的。

外界熟知的故事,张一鸣在酷讯从第一工程师,一年后成为管40-50号人的技术高级经理,最终担任技术委员会主席,但实际上张一鸣在酷讯一共也就待了两年,这是他这一时期待的时间最长的公司。

对于前几次的创业失败,张一鸣总结到,“创业如果不顺利,早死早升天,往前看就行了。我对很多事情的理解都是错不在我。以前业务没做好,我就觉得责任在我身上,但其实有时机问题也有行业问题等等很多。”

因为,张一鸣本身是个急性子。

南开求学,专业本是微电子专业,张一鸣完全算不上学霸,甚至有点学渣。他发现自己很难在面包板上做出正弦波信号后,转院到了软件。原因很简单,软件快,编程就能看到结果。

不过,尽管看不到方向,张一鸣在这4年的时间里,却有意无意地种下两颗种子,从“事后诸葛”的角度来看,能不能成事儿,关键就在于,张一鸣在自己窗口期,是不是能让这两颗种子尽快发芽。

“种下两颗种子”

很多人认为张一鸣的延迟满足感是在大学培养起来的,但实际上不过是后人强行总结的。张一鸣的大学生活看书、编程、接外包,给人修电脑。所看之书为名人传记和高效人士工作习惯之类的鸡汤书,每个人的大学生涯中总是有很多这样的同学,完全不能联想到此后能有何等成就。

张一鸣的大学和打工时光,就像是在自己的花园里盲乱地撒着种子,自己也不知道那一颗能长成参天大树。

他感到自己在南开看的很多书,学到的很多知识,并没有多大的意义,对自己的实际作用不大。

也是多年之后,他才感觉到,“各种各样的知识才连成线,帮我理解行业、理解管理,更快地掌握不熟悉的领域,包括如何让信息得到更有效率的组织和分发,从而改变各行各业的效率。”“你的经历会在未来的某一天联系起来,而你会受益于这些经历。”

在酷讯,张一鸣就种下了两颗种子。

一颗是王琼。张一鸣在咖啡馆和王琼见面,在一张餐巾纸上画了头条的原型,王琼当即表示支持,并在此后的融资过程中坚持,促成B轮Yuri的投资。

另一个种子,则是信息找人这一思想的最初启蒙。

有这么一段经历。

在酷讯工作时,张一鸣想在酷讯上订一张回家的火车票。当时在火车站排队买票难,网站也只能找一找是否会有二手车票。

搜索引擎需要用户主动输入后查询,而张一鸣做了一个程序,把自己的需求固化下来,程序自动运行,有结果后通知他。半个小时后,张一鸣买到了车票。

从那时起,信息自动搜索和收集、信息分发和找人这些想法,就在自己的脑子里挥之不去了。

成型

张一鸣真正的蜕变是从何时开始的?张一鸣回南开的演讲中提到,鼓励年轻人要多提想法,因为自己第一次做CEO时是26岁,九九房。

正是在这一时期,张一鸣走出了技术的象牙塔,开始真正涉及到管理。

张一鸣感受到了焦虑。从写代码到管理,从高确定性的程序世界,到充满不确定因素的商业环境,张一鸣首先感受到的也是失衡,自己害怕去做决策。

尤其是,字节跳动负责人力的副总裁谢欣认为,张一鸣平日里看事情的眼光很准,但在”涉及到一些个人因素,而不是单纯的工作因素“,处理往往会比较慢,“比如内部人员处理的一些决策,我觉得他有时候还是比较纠结。”

在做九九房的时候,张一鸣在管理上也犯错,员工常去找投资人王琼哭诉。

张一鸣饱受折磨,投资人也觉得这样不对劲。

张一鸣最后选择克服的方式是,“关键是要理解它,它反正是个概率分布,你就做最佳决策就行了。消除焦虑就是,你要想清楚运气很不好的情况下最差的怎么样,你能接受,就好了。”

就像是张一鸣的妻子,”世界上可能有两万个人适合你,然后你只要找到那两万分之一就好了。就是你在可接受的那个范围,近似最优解嘛。”

“通过参数选择,将问题归结为一个概率分布,然后去求最优解或近似最优解,以求提前布局。”

即使到了今日头条创业期间,张一鸣还是比较“单纯”。

在2014年今日头条面临的那场众多媒体的“围剿”中,张一鸣找到了极客公园的张鹏,在访问过程中,张鹏不得不好几次打断张一鸣情绪化的表述,比如“我就完全不理解,这个事有什么意义呢?”

张一鸣开始明白的是,商业世界不能以线性逻辑来理解。当时今日头条刚融资1亿美金。

时隔多年后,2018、2019年两年的时间里,字节大肆上线了多款社交类产品。而此前张一鸣曾经对字节的产品路径定过一个调调:尽量不做别人已经做好的事,不能比别人做得更好就不做。

还有另外一句话是,战略防御的产品除外。

控制人生比游戏更有爽感

从九九房到字节跳动,11年的时间里,让张一鸣的性格和逻辑基本成型,也让其更加清晰地认识了自己能力边界。

外界对张一鸣的性格评价是“慈不掌兵”。

“我不算适合掌兵,但看方向比管事情重要。我不擅长把事情推向极致,比如把公司推向运营效率最高,或者push到边界。但对公司来说,更重要的是对重要事情的开拓和判断。”

的确,很难找到一张在公众场合,张一鸣大笑,或者是生气、忧愁等不是微笑的照片。

这不是其在刻意维护自己的形象,而恰恰是他的常规状态。

实际上,这种状态是张一鸣后天训练而来。训练,就是张一鸣的第一个关键词。

在公开场合,张一鸣一直以来都将自己的价值观和企业价值观做区隔,以免被对号入座,给字节带来麻烦。但另一方面,张一鸣像调试算法一样调试自己,这也是其被认为恐怖的原因。

他试过将一天的时间切割成小块,精准地去完成时间表中的每一项计划。但发现所有事情都高效完成,对于自己来说不可能,也不高效。“我觉得更大的效率来自于重要事情上做得好,而不是在处处做得好,管理精力比管理时间更重要”。

在效率上,他得出结论:最好的状态是“在轻度喜悦和轻度沮丧之间”,不太激动,也不太郁闷,并且睡眠充足。

他训练自己从沮丧当中恢复到正常状态的时间,指导思想是,“realize it (认识它),correct it(纠正它),learn from it(从中学习),其他事情都不重要。”

此前,如果晚上发现没完成当日的任务,张一鸣会逼自己熬夜完成,不然心里就觉得亏了。“但这个是错误的,因为我第二天状态又不好。这种沮丧纯粹是为了自我需求,不是为了更好地完成事情。”

有的人认为这种行为很恐怖,张一鸣不觉得。

他认为,人都有控制欲,有的人喜欢打游戏,是想在游戏的世界里找到操控、控制的爽感,而自己是对人生这一更现实的世界操控。对自己人生的操控,显然更有意义,也更有难度。

远离虚假繁荣指标

第二个关键词,远离虚假繁荣指标。

这其实也是王兴、黄峥、张一鸣这一代小巨头创始人的风格,通过理性的考量,对企业的发展始终聚焦在核心指标上,防止虚假繁荣指标。

今日头条创业于锦秋家园的居民楼,国内创业公司的传统是,在居民楼办公可以请一个做饭阿姨。刚搬到写字楼的时候突然三餐无法解决,当时字节跳动的行政就建议,向员工发餐费补贴。

张一鸣反问,“想解决什么问题?发不发餐补对员工吃饭的选择有实质性影响吗?你没有解决任何痛点,那这个设计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

最终,字节决定采取难度最大的方案,自己建厨房,“这是我们最不想做的……但是事实上,这才是能解决用户痛点的。”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跟张一鸣讨论租房补贴和健身补贴的时候。

思考路径是:确立起点,确立终点,然后寻找可到达的路径。然后你就会发现,很多公司的通用行为,其实也只是为了偷懒,并没有解决核心问题。

但即使这样至简的道理,在很多时候人们并不一定能用对。

很多企业在404页面放置寻人启事,但张一鸣认为,“在一个根本打不开的页面上,放上寻人启事,用户看到的时候,小孩可能都走失一个月了。”

不要做这种虚假繁荣的面子工程。一个月后,“头条寻人”上线,开创了国内基于LBS技术精准弹窗寻人启事的先河。

王兴评价张一鸣,“看得很早,比绝大多数人都更早明白这是一个什么事情,这是一个多大的事情,这事情的关键是什么。而且他提前几年就反复地积累,而不是在做了之后才开始。”

一个科技公司的最关键的因素就是人。

张一鸣能够锁定一个候选人长达数年的时间,哪怕多次被对方拒绝。张一鸣关注着对方和所在公司的动态,一旦有机会,比如对方公司业绩下滑的时期,就约出来见个面,聊一聊。

他曾发表动态:“冰天雪地、一丝不挂、720度向前翻腾三周半诚心跪 求:高级UI设计师、够细心、有洁癖、有sense。”

2016年张一鸣刚开始有国际化的念头时,还有很多人对张一鸣的这种乐观表示不看好。但也就是在2016年10月份,柳甄加入字节跳动。

实际上,在很早之前张一鸣就开始接触柳甄,当Uber中国和滴滴合并后,张一鸣顺利成章地拉拢到了柳甄。

这种事情在字节跳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张一鸣都是这么做的。张一鸣甚至总结到,要多和候选人接触,尤其是在候选人公司有大的变动时,就是“下手”的机会。

为了找到合适的人,冬天的雾霾天里,跑到候选人公司或者家的楼下咖啡馆。为了收购Musical.ly,家住在北京北边的张一鸣天天跑到东边傅盛楼下喝咖啡。

在很多场合,张一鸣都表示过字节看上去和腾讯很像,但自己更钦佩的是华为,看上去更在意用户时长,实际上做了很多底层的东西。就像是,你看到了张一鸣那么多精彩的思想和哲学,实际上,很多事情底层的逻辑,都是相通的,就看你扎的够不够深。

收藏 (1) 打赏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打开微信/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,分享从这里开始,精彩与您同在
点赞 (7)

所有文章为演示数据,不提供下载地址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仅提供演示效果!

CeoMax主题 文章资讯 创业10年,张一鸣成长的2个基本方法论 http://ceomax.ceotheme.com/wenzhang/510.html

我们只做高端Wordpress主题开发!

常见问题
  • 本站所有资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所有,这里所提供资源均只能用于参考学习用,请勿直接商用。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,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。
查看详情
  • 最常见的情况是下载不完整: 可对比下载完压缩包的与网盘上的容量,若小于网盘提示的容量则是这个原因。这是浏览器下载的bug,建议用
查看详情

相关文章

评论
暂无评论
官方客服团队

为您解决烦忧 -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

创业10年,张一鸣成长的2个基本方法论-海报

分享本文封面